为什么办低保却不告知涂清安?涂清华说

2020-06-14 01:23

2月18日,村会计涂清华的一次突然“造访”,打破了涂清安平静的生活。当日,涂清华要涂清安带着身份证一道去取钱。这让涂清安一头雾水,询问后才知自己原来一直“吃低保”,而且一吃就是4年半。他对此竟毫不知情,并且一分钱都没有领到过。

难道低保局不到户调查吗?该局一徐姓科长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会进行入户调查,并要求西山镇政府进行普查排查,针对问题进行整改。

对此,涂清华解释:“经常到银行走动,熟了不要身份证也可以。这次如果不是因为存折磁条损坏,也不会要涂清安本人到场。”

记者在涂清安的低保存折中看到,从2010年10月至2014年5月,共提取低保金2.2万余元。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新建县民政局帅姓负责人,他表示,乡镇这一块管理上确实存在盲区。据称,今年3月该局已把涂清安的低保取消。同时,县民政局下达了整改通知书,对涉及的违规资金进行了追缴。

村党支部书记万玉根则表示,钱绝对是足额发放。当问及账目明细和签字情况时,万玉根说:“不用签字的。”

涂清华的这番说辞引起了涂清安的质疑:“再匆忙也要知会一声吧,4年多过去难道没机会说清楚?低保金又是如何逃过农村信用合作社工作人员的眼睛给冒领出来的?”

涂清安今年53岁,是一名泥工,这些年在外打工攒了一些钱,在村里盖了房,在市区也买了一套商品房,家境还算宽裕。

涂清安第一次见到低保存折时,心里有许多疑团。自己怎么就莫名“被吃上低保”了?这些年自己一分钱没领过,钱都去哪儿了?

据涂清华介绍,当时他确实拿了涂清安的身份证、户口簿去办低保。为什么办低保却不告知涂清安?涂清华说,操办的时候太匆忙没顾得上。

涂清华的家人向记者提供了一段之前媒体采访的视频,其中西山镇政府民政所吴所长说,根据村会计上报的材料显示,涂清安符合低保申领条件。按规定民政所应该到户审查,对此吴所长称:“镇里4万多人,就两个人做事,忙不过来,哪有时间挨家挨户核查,所以一般都是村会计审核。”

这些被取走的低保金又用在哪里?涂清华说,“这些钱给村里4个身患残疾的贫困人员发放了补助。”这个说法很快又被当事人质疑:“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据几个困难户说,他们有的一年只领了600元,有的领了1000元,跟低保存折上的金额根本对不上号。”涂清安还告诉记者,低保存折都是在村会计手里,每次发钱不用签字。

涂清安告诉记者事情原委:“村会计涂清华把我的身份证骗去办低保,他对我说名字写错了,要拿身份证去修改。之后每年,他都用各种方法骗取我的身份证。如果不是存折磁条损坏,需要本人带着身份证才能办理,我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被吃低保’的事。”

目前,新建县纪委已立案调查。究竟调查结果如何,本报将继续关注。

按规定,申请低保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事后有关部门要进行监管。为什么村民“被低保”4年,迟迟未发现?记者在新建县民政局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局查到了涂清安的低保申报材料,签名栏里确实写有“涂清安”三个字。据涂清安本人所说,签名栏根本不是他签的,他从头至尾没见过这张审批表。